第四七四章 马超五人组出行(八十三)

    确实,马焕虽说心里有对自己父亲的埋怨,但是他也知道,这自己父亲还是为了自己好啊,所以说自己还能不明白事理吗,确实就是……不过有想法是有想法,可他什么都没说,知道这自己还得是练啊。当然马焕他其实是更清楚,那就是他确实,就算是真和自己父亲抱怨牢骚几句的话,自己父亲肯定就该说自己了,如此的话,那绝对不是他想要的,毕竟这个时候,

    可不光是他和马超父子俩,还有郭嘉、崔安和甘宁他们呢,所以这个……经过了长途跋涉,跋山涉水啊,马超他们这一日是终于到了汶江道,确实是真心不容易,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走了一半的路了。确实,从阴平道到成都,阴平道到汶江道,那绝对算一半,而另一半自

    然就是从汶江道到郫县再到成都了,就是这样儿。在汶江道这儿守着的,是以前益州军的投靠凉州军的一个副将,现在是在这儿守着,叫王雷,马超对其人也是有那么点儿印象,不过不深而已。马超他们是下午到的,他已经是吩咐下去了,让王雷准备船只,明日上午五人

    就渡河去郫县,王雷是连忙应诺。这就是马超他们的想法,毕竟在路上都已经那么多时日了,所以他们自然也是想着能早点儿去成都,这个是肯定的。终于是不用爬上了,这就是马超他们几个如今的想法,不过虽说不用爬山了,可却要走水路。马超让王雷准备了三条船,是自己和马焕,父子两人一条船,然后甘宁和郭嘉两人一条,最后崔安自己一条,这么安排。

    这么样儿做法,那是有原因,首先五个人三条船,怎么都是有一个人一条的情况,而这一个人一条船,第一肯定不能是马超,那样儿的话,其他人都不会同意。也不会是郭嘉,因此他不擅长撑船,而且说实话,之前爬山给他累得不行,所以说就是现在都没缓过来呢。最后

    也不会是马焕,他和郭嘉一样儿,都不怎么擅长,而且之前也是累不行。最后就只能是崔安一人一条船,或者是甘宁自己一条船。但是这个如果让后者的话,那太大材小用了,甘宁水贼出身,那水平太高,怎么也得让他两个人一条船啊,而他负责撑船,所以说就只有是崔

    安,他自己一条船了。而郭嘉和马焕的话,马超不会把他们安排在同一条船上,所以说肯定有一个是甘宁带着,一个是自己带着,而甘宁带着的,就是郭嘉,自己带着的,就是自己儿子。因为马超很清楚,自己如果是带郭嘉的话,那么基本上自己也不能动手了,都是郭嘉一个人撑船,马超确实是不想那样儿。而他和甘宁一条船的话,自然就不用他了。而自己儿

    子跟着自己,自己可以撑船,别人不会多说,而且自己有理由啊,美其名曰,多教教自己儿子一点儿东西,连郭嘉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确实,如此就是这么样儿一个组合,马超觉得是最合理的安排了。确实,对自己主公的安排,谁都没意见。首先崔安还真是,他就希望

    自己能一条船,自己撑船,这比什么都好。而郭嘉不光是不擅长这个,而且确实,之前他可是真累了,所以说自己主公安排甘宁和他一起,他是非常满意的,毕竟其人的本事在那儿摆着呢。至于说马焕,说实话,不管他跟谁一组,除了他父亲之外,如果让他撑船的话,他确实不是那么愿意,可和自己父亲,那就例外了,这儿子孝敬老子,那是天经地义,没什么

    可说的。所以说也只有让自己儿子和自己一条船,最后他心里才能没什么想法,其他的,马超也知道,马焕肯定有想法啊,除非是一点儿不让他撑船,不过这个马超没想,不可能不让马焕动手,不过是多少的问题而已。马超还能不了解自己儿子吗,俗话说了,所谓是“知子莫若父”,确实,这个有道理。别看马超是那么严格对待马焕,那是他必须去做的,谁让

    马焕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呢,这个没办法。但是要说到了解自己儿子,马超觉得除了自己妻子糜贞之外,那就属自己,算是最了解马焕了。确实,至少马超就知道,马焕很多时候他不说什么,可却不代表他就没什么想法,不说那原因多了去了,可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想,那

    真是不太可能。自己儿子自己还不知道吗,不说归不说,可有想法是有想法,这个是肯定的,马超如此认为,他觉得自己所想其实没错。马焕和自己这个父亲,他都不说什么呢,所以说就别提是其他人了。也就是自己妻子,马焕能和他母亲多说两句,这个自己还是知道的。

    所以说对自己这个父亲,他害怕归害怕,可真心是不会和自己说太多,这个自己都知道。所以最后马超是那么安排了,对他来说,这个确实,谁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啊,是。五人五匹马,三条船,在王雷的送别下,马超他们是顺流而下,直奔郫县。对郫县,说实话,马超真都不了解,甚至都没去过,这个一点儿都不假。无非就是上一世,他听过也是吃过,郫县

    豆瓣酱,这个东西可以说是让马超知道了郫县,豆瓣酱还不错,其他的,那真是对不起了,他可真都不知道。不过他倒是想了,以后是有豆瓣酱,不知道这个时候,郫县有没有。对马超来说,他不在意有还是没有,毕竟就算是他上一世,他也不爱吃豆瓣酱,这个是一点儿没

    错。而且他也没发现郫县的豆瓣酱有什么好吃,当然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买了假豆瓣酱,所以说没什么口味也是很正常。就说郫县豆瓣酱,马超是不知道传了多少年,可肯定不会少就是了,所以说那么长时间出名儿的东西,他觉得不会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个确实。

    对马超来说,他对郫县的了解,可就是只有这么可怜的一点儿。不过却也不能怪他,虽说这地盘都是马超凉州军的不假,可说实话,这马超也不可能把自己所有地盘的县都给记住,还记住每个县都什么特色,那就更扯了,确实,没可能,这就和你让马超把他凉州军所有的手下都给记住一样儿,显然没可能,有的人马超都没见过,更多的连名儿都没听过,所以……

    这马超还能知道个郫县,真都是不错了,当然,还得说是豆瓣酱的功劳,感谢豆瓣酱。确实,没有豆瓣酱,马超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叫郫县的地方,没办法,对这个他还是孤陋寡闻,很正常,他不可能什么都知道。这一日是终于到了郫县,确实是挺不容易,主要是撑船的是

    马超、甘宁和崔安他们三个,当然了,马焕也有,不过没他父亲多,而马超虽说如此,可郭嘉就当没看见,什么都没说。对郫县,马超确实是不了解,但是之前在汶江道的时候也是问过王雷了,如今在郫县驻守的是庞羲。庞羲这个人,当初是从益州军投靠到凉州军的,但

    不是主动投靠,他虽说不是刘璋不是益州军的死忠,可也是顽抗到最后的人。其人虽然是没

    什么大本事,但是对马超对凉州军,也是不感冒。最后无奈是投靠了凉州军,本事平平,也自然是没什么大用,对马超对凉州军,他也没多少忠心,但是也不会说反叛,所以说就让张松给安排在郫县这儿了。马超是没亲自安排什么,这都是张松安排的,对他来说,庞羲那

    样儿的,就算是给他放成都,他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更何况是在郫县了。但是这个人多少还

    有点儿经验,毕竟也是当了二十多年的将领了,所以说张松也是用了其人当这么个守将,就算是可以吧,至少张松觉得在郫县,他庞羲当个主将,正好。张松用其人,确实不是看他本事,真那么算的话,其人也就是个三流上等的水平,就那样儿了。而张松用他,主要是其

    人有经验,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当了二十多年的将领,虽说没带过大军,可一两万的人马,其人还是带领过的,这个是没错。再说了,一个郫县,其实也没多少人,就一万多点儿,如此而已。成都人马不少,现在应该超过五万吧,确实也不少了,那可是五万多的人了,那确

    实是不少。而这也只是成都一个城池的人马而已,所以说益州有多少人马,马超不知道具体的,但是不会少于二十万,这个是肯定的,就这还不算汉中,毕竟汉中一个地方就有十万人马,这个一点儿没错。就说南阳一个郡,凉州军加上兖州军都有二十万人马呢,所以说益州的人马其实不算最多。就说曹操的豫州,三十多万,还是最少,具体马超也不知道,到底

    豫州有多少兖州军。而孙策的扬州,一样儿有那么多人,就一个交州都有十几万人马呢,这是正规军。其实东汉末年,黄巾之乱前,大汉人口还是不少的,这个是肯定的,不过来一场大乱,结果人就少了。说实话,历史上这个时候人可没多少,兵马的话,那就更少了,一

    路诸侯能有十万人马,那都真不少了。可马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影响,这黄巾之乱是死了人,可绝对没历史上那么多,而且之后很多居然是变成正规军了。这个不止是自己这儿有,就是兖州军那也有,连江东军那儿都有,马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然自己和兖州军

    手里的多,而江东军的少,就是这样儿。而经过了这么些年的发展,就说马超地盘上的百姓,可以说绝对是不少,这点他很清楚,所以说战争是死人不假,可暂时还能补充点儿。虽说这战争死人多还快,不过一般情况下,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的大战。就拿如今来说,这更多的,还是和平,不是战争。当然真要是出来了,那基本上就要大战,

    这个倒是很正常。不过老百姓肯定是不希望这个,因为只要是战争,那就得死人,就这么简单,谁倒霉最后死了,可真就没地方说理去啊,确实。马超他们已经到了郫县,结果郫县的主将庞羲是亲自带人出迎。不管他是如何看待凉州军和马超,至少这个时候还在益州这儿

    混,所以说该有的,那肯定是不能少就是了。所以虽说庞羲不是要给马超他们溜须拍马,但是这该有的礼数,他是不可能不做到的。真做不到,甚至就故意不那样儿的话,自己是不怕什么,可天下人该怎么看待自己?所以说他还是很在乎这个世俗眼光的,这个确实,一点

    儿都没错。庞羲本事不大,可胜在经验丰富,其人还好面子,哪怕都如今这个年纪了,非但是没收敛多少,还比之前更爱面子了。确实,这人总得有点儿缺点,所以就更不用说是他那样儿的了。本来毛病就不少,而这最大的毛病,这辈子估计是改不了了。不光如此,哪怕就是收敛,估计也是没可能了。见到马超五人,庞羲是赶紧施礼,“见过主公、少主、奉孝

    先生、福达和兴霸将军!”这个排名就是这样儿,肯定是马超第一,然后马焕第二。至于说第三是郭嘉还是崔安,那都是无所谓了,而最后一个肯定就是甘宁,这一点儿都没错。马超闻言点了点头,庞羲又是赶紧请几人进城,这郫县就是他的地盘,这马超他们来了,庞羲

    怎么说都得是热情点儿,这个是肯定的,所以他是赶紧请马超几人入城。不管他是如何想法,他都是凉州军的人,更是在益州混,是马超的属下,就是这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