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前男友VS现老公(下)

    方亦言是机智的。但他的机智,还远不能抵御得了封行朗的狡诈。

    十分钟前,封行朗的确开着他招风惹眼的法拉利绕行了胡同一圈儿。并在胡同的出口处守株待兔。

    “方亦言,那这样我们更要分头走了。封行朗要抓的人是我,他又那么戾气,我真不想把你卷进来。”

    雪落担心着方亦言的安危,她实在不想看到方亦言像上回那样,又被封行朗那个暴戾的男人暴打上一顿。而且从不分青红皂白,一出就是重手。

    “不想卷也已经卷进来了。雪落,能帮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就像当初你帮助我和我母亲一样。就许你善意,难道就不许我善行么?”方亦言安慰着有些过意不去的雪落。

    方亦言把话都说成这样了,雪落实在是拒绝不了他的好意。四下环顾着胡同的两头,潜意识里,。雪落觉得自己跟方亦言应该从出口离开,而不是返回去。

    “方亦言,我们从出口走吧。我有种预感,封行朗应该等在我们刚刚进来的那个地方,而不在出口处。”

    或许是跟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相处久了,雪落的第六感觉告诉她:出口应该是安全的才对。

    “好吧,那我们一起从出口走。”方亦言跨上了摩托车,雪落也跟着坐了上去。

    在离出口处还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时,方亦言又停下了摩托车,“雪落,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出口处看看,看封行朗的车在不在。”

    这个未雨绸缪主意的确不错:不但可以试探军情,而且还退可守。要是封行朗在出口处,他再返回来从入口处离开。反正封行朗的法拉利也开不进胡同里来。

    “我跟你一起去吧。”雪落下了摩托车,跟在方亦言的身后。

    他们把摩托车停在二十米开外的胡同里,而是偷偷摸摸的步行朝胡同的出口处悄然着步伐走去。

    胡同口,方亦言将雪落藏在了身后,自己探头出去张望了一眼。

    “是封行朗!”方亦言压低声音惊呼道。

    雪落也随后探头出去瞄看了一眼:果然不出方亦言的所料,那个恶魔男人的法拉利真的停放在胡同的出口处。感情还真想对他们两个守株待兔。

    “方亦言,那我们怎么办呢?”

    雪落也跟着慌神儿了一下,感觉此时此刻的封行朗就像魔鬼一样,正张着血盆大口等着她跟方亦言自投罗网。

    “不急!我们从入口处离开。小点儿声,别惊动了他。”

    方亦言压低声音说道,拉起雪落的手,便再次悄然着步伐离开了胡同口。将摩托车调过头,一路朝胡同的入口处反其道而行之。

    方亦言本以为他的计划万无一失,俨然是机智过人的选择。可哪里会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

    封行朗的智商,又岂是他方亦言可能揣摩和驾驭的?

    摩托车的车速并不快,似乎并不想让引擎声惊动了停在胡同出口处守株待兔的封行朗。

    就在摩托车刚刚驶离胡同入口处时,一抹快如猎豹的身影,矫健的朝摩托车飞扑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摩托车后面的女人一把给拖拽了下来。

    突然被袭,“啊……”雪落发出一声惊呼,一下子倒进了一个温厚的怀抱里。

    等她看清把她拖拽下摩托车的人时,整个人都傻掉了,“封,封行朗?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你不是在胡同出口的吗?”

    “怎么样,我这招儿声东击西,玩得是不是很有意思?”

    封行朗紧勒着怀里惊恐万状的女人,居高临下着他矜贵又傲慢的姿态,满是怒意的盯着女人。

    原来等在胡同出口处的,只是一辆用来声东击西的法拉利跑车,封行朗本尊并不在里面。他却等在入口处守株待兔。

    好个奸诈到极品的恶魔男人啊!

    自己跟方亦言都被他给耍了!这脑子要不要这么好使啊!

    雪落被硬生生的让封行朗从摩托车上给拖拽了下来,方亦言一个重心不稳,连同摩托车一起摔倒在了路边。

    “方亦言,你没事儿吧?”雪落担心的询问一声。

    “我没事儿。”

    幸好摩托车的车速不快,方亦言并没有摔伤,挣扎了几下,便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

    “封行朗,你快放了雪落!”方亦言冲了过来,一副要跟封行朗拼命的架势。

    “放了她?”封行朗嗤哼一声,“你凭什么让我让了她?又有什么资格让我放了她?”

    “凭我喜欢她!凭我爱她!”

    方亦言几乎是以咆哮如雷的方式吼出了压抑在心底里两三年的话。他一直想找机会跟雪落表白,但又害怕自己的表白会被雪落拒绝。

    这句话吼得震颤耳膜。方亦言用上了自己所有的底气。

    不仅仅雪落愕住了,就连封行朗也是微微一怔。

    一个男人竟然当着他这个丈夫的面儿,在对他的妻子表白么?

    “方亦言,你这个渣儿东西!你还真敢觊觎我的女人?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封行朗觉得自己的拳手又开始作痒了。

    他的女人?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封行朗的女人了?

    还没完全从方亦言这惊天的厉吼中完全缓过神儿来,雪落又是一怔。

    随后便羞恼的反驳道:“封行朗,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女人了?你少胡说八道!”

    显然,雪落对于两个男人的‘表白’,有明显不同的情绪反应。孰轻孰重,一眼便能分辨。

    ‘口是心非’一词,就是为此时此刻的所女人量身打造的。

    封行朗转向怀中有些桀骜不配合的女人,邪肆着声音作答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一会儿再讨论!如果你实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成为我女人的,那我并不介意用最原始的实践方式,重新让你林雪落好好的体验一下,谁才是你的男人!”

    “……”雪落哑口无言。男人浮魅的话,让她羞得无地自容。

    而这番话落在方亦言的耳际,便成了封行朗对林雪落赤倮倮的羞辱。他细心呵护了多年女孩儿,就这么被封行朗给糟蹋了!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你放开雪落!”

    方亦言像一头暴怒的小兽一样,拼尽全力朝封行朗猛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