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6章 你想怎么教育我?

    “在我心里,他才是我的父亲,钱峻峰,真正没有资格的人是你!”

    苏暖冰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钱峻峰一愣,转身,看到苏暖后,脸上顿了一下之后,马上浮上了笑容,热切地朝着苏暖说道:

    “暖暖,你回来了!爸爸等你好久了!”

    “我说了,我的父亲是我赵叔叔,不是你!”

    “……”钱峻峰脸上的表情一沉,“暖暖,这种事情不是你随便说说就能决定的。能不能冷静下来,我们好好说一说话……”

    “说什么?怎么说服我给你交出一颗肾是吗?”

    听到苏暖提到他心底最在乎的一件事,钱峻峰连忙激动地说道:“暖暖,壮壮是你的弟弟啊,你就能真的忍心看着他等死吗?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一定不会的对不对?”

    “你不用往我身上贴金,不知道我哪里让你看得出来善良了。是把那个小三儿推下楼善良了,还是差点害死你的宝贝儿子善良了?”

    钱峻峰脸上的表情更冷了下来。

    “……那个时候你还小,而且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苏暖突然冷笑了起来,“所以你当初把一个不是故意的孩子差点打死。”

    “……暖暖,我们能不能……先不要谈过去的事情……”

    “过去?对你来说过去了,在我这里,永远过不去。你应该也明白,我们之间的唯一联系,也就只是当年的事情了。你到底有多侥幸的心理才要三番四次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我也是没办法……”钱峻峰被说的无力反驳,如果不是当年的事情,他也不可能这么低声下气。

    “我这里也没有办法!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影响到我的生活。你应该早就知道,我并不是你心里善良的人!今天就算是说破天,我也不会答应你!”

    “苏暖!难道你真的要这么狠心?尽管你不承认,壮壮也是你的弟弟,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你的良心过的去吗?!”

    苏暖的心一抽,本来听许君与的话尽量要让自己保持平静,不为钱峻峰影响心情,可是……

    她已经尽力了!

    钱峻峰的无耻,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能够隐忍下去的。

    而她,更不能!

    “良心?你跟我提良心?!我凭什么过不去?!你抛妻弃子,跟小三儿这么多年过的潇洒自在,你知道什么叫良心吗?!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我就良心过不去了?!我比谁都应该过得心安理得!……算了!我完全没有必要跟你在这里胡扯!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

    “你……”

    “滚!”苏暖低声吼道,她真怕再继续跟钱峻峰在一起多一秒钟,她真的会克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更激烈的事情来。

    “我是你父亲!苏暖!不管你承不承认,就算当年我再怎么对不起你,这都是你无法否认的事实!身为父亲,你做错了事情我打你怎么了?!我那是教育你!你现在让谁滚?这是你对你的父亲该说的话吗?!你看看你妈把你养成了什么德性?!”

    一旁的苏曼被钱峻峰的话气的全身颤抖,脸色苍白的指着钱峻峰,“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苏暖却转身,异常冷静地对着赵宏山说道:“赵叔叔,能不能先带我妈上楼休息……”

    “我不去!”苏曼突然大声说道,整个人从赵宏山的怀里站起来,盯着苏暖的眼睛,摇头。

    苏暖平静地看着苏曼,轻声道:“妈,我只是想单独跟他说两句话。你没有必要再面对他,上楼休息吧。”

    之后,苏暖又看向钱峻峰,“赵叔叔,这么多年,谢谢你一直真心真意地照顾我和我妈,在我的心里,您一直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一个温柔的父亲。但是现在,我有必要先把我之前的事情都处理一下。我现在完全可以,带我妈上去休息吧?”

    赵宏山盯着她半晌,看着她此刻真的是天衣无缝的平静,所以才点了点头,揽过苏曼的肩膀,“我们上去吧,让苏暖自己解决。”

    苏曼倔强地站在那里,盯着苏暖,一脸的不放心、

    苏暖只是笑了笑,道:“放心,我肯定不会答应他的。我还要给您生好多外孙呢。”

    听到外孙,苏曼紧绷的眼神微微松了松,再看看苏暖身后的钱峻峰,苏曼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之后在苏暖的注视下,被赵宏山小心揽着上了楼。

    亲眼看到苏曼消失在楼梯门口后,苏暖脸上的微笑才一点点消失,然后缓缓转身,冰冷着脸看着面前站着的钱峻峰、

    “所以呢,你现在是想怎么教育我?”

    “我毕竟是你爸,不管做了什么,再怎们恨我,也总该有个限度!你现在口口声声张口闭口的让我滚,这是身为女儿该说的话吗?”

    “你想让我尊敬你?”

    “这是一个晚辈对长辈最基本的礼貌!”

    “你觉得你配吗?”

    “……”苏暖冷笑着看着他,那笑容让钱峻峰冷不防的一哆嗦、

    “你不配,钱峻峰!你只是你儿子的父亲,不是我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让我哪怕一点点尊敬你的地方。”

    “我是……”

    钱峻峰还想要说什么,结果被苏暖打断,“你是我的父亲……血缘上的,你拿血缘关系来约束我,你自己对得起这场血缘关系吗?你对我做了什么让我必须为你付出我自己?有吗?”

    “我们是至亲,没有谁为谁付出,我不可能害你,我也希望你过的好……”

    “可是你更希望你的儿子过的比我好!你眼里的至亲只有你儿子而已,我这个至亲在你眼里怕是也只有为你儿子续命这一个用途。”

    “……我还是爱你的……”钱峻峰怕是心虚,听到苏暖这样说,有些急切地辩解道。

    苏暖却不想听他说,而是自顾自地说道: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再纠缠我?”

    钱峻峰抿了抿唇,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先跟我去做个配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