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7章 怎么才能不让你纠缠我

    钱峻峰抿了抿唇,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先跟我去做个配型!”

    “不可能!”

    苏暖低手吼道,愤恨地盯着钱峻峰,“可能我刚刚说的话不太完整,你智商理解不了,那我完整地再说一遍,让我给你儿子捐一颗肾是绝对不可能的,怎么才能让你死心不在纠缠我?”

    可谁知道钱峻峰忽然弯身坐到了沙发上,倔强地道:“死心不了,现在你是我儿子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

    苏暖紧紧地咬着牙,脑袋气的发晕,整个人脚下不稳,被茶几绊到,身子一歪,差点跌倒幸亏苏暖反应极快,弯身撑住了茶几。

    钱峻峰疑惑地看着她,低头紧盯着她苍白的脸色,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暖暖,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钱峻峰紧紧攥着手掌心,似乎在隐忍着什么,苏暖低着头,听着钱峻峰的话,那种口气让她厌恶,就跟昨天在医院看到的他一样,那么一瞬间的厌恶让她无比恶心、

    她的手揉了揉太阳穴,紧皱着眉头,双眼紧闭着,想要将脑袋里的眩晕平静下来。

    钱峻峰这个时候无声地走到了她的身边,近距离地低头看着她,又开口道:“暖暖……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苏暖揉着太阳穴的手一顿,紧闭地双眼猛然睁开、

    抬起头,她一把挥开钱峻峰马上要碰到她肩膀的手,后退了两步,站起身,双眼通红地盯着钱峻峰!

    紧紧地盯着他半天,没有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和眼神、

    许君与被她看的不自在,脸上的表情换了又换,不知道到底要保持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最后只能尽可能地微笑着,用他自认为最温和的笑容。

    可是苏暖却突然笑了,自顾自地笑了半天,笑的钱峻峰头皮发麻。

    在他脸上的表情被苏暖这让人发憷的笑声影响的逐渐皲裂的时候,苏暖才说道,“钱峻峰,你是不是巴不得我现在生个重病马上就要死了?然后你就不用再费劲,不用这样低三下四地纠缠我,轻易就拿到我的肾去救你的儿子?!”

    钱峻峰脸色猛然一变,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地慌乱之后,又马上恢复了冷静。

    “你在说什么混账话?我怎么能盼着你死的想法?!”

    “混账吗?我冤枉你了?”

    二楼的楼梯口,自从上楼就一直躲在角落里的苏曼捂着嘴巴,一脸不可置信又是愤恨又是悲凉地靠在赵宏山的怀里,心里抽痛的厉害、

    是的,她也感觉到了!

    从昨天在医院里她就感觉到了。

    那样让人厌恶的感觉,原来就是这个!

    钱峻峰那么想知道他们去医院的原因,三番两次套问她们的话,甚至在怀疑是苏暖到医院的时候,那种违和感居然是这个!

    他在盼望着苏暖真的死!

    钱峻峰啊,钱峻峰!

    这样的想法,你怎么敢想?

    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赵宏山紧紧抱着她,安抚地摩挲着她的肩膀、

    而面对苏暖的质问,钱峻峰却丝毫不犹豫地点头,“是!暖暖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你是我的女儿……”

    “到底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不要再拿我是你的女儿你是我的父亲这一套来反反复复地捆绑我?”

    “……”

    钱峻峰沉默着不说话,只是无可奈何地望着苏暖,眼神中带着些悲悯。

    苏暖懂,几乎是瞬间就懂了。

    他这是在可怜她,也在无声地告诉着她一个无法扭转的事实,他们之间,有永远都断不掉地血缘关系。

    可是她受够了,她真的受够了!

    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暗自祈祷着自己快点死的这个事实,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她知道被他影响是不对的,可是,心里却还是止不住地泛凉。

    老天,她上辈子究竟做错了什么,非要得到这么一个狠心自私的父亲?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

    苏暖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眶中的悲凉却更加明显,“你对一个陌生人不会这么死缠烂打对不对?”

    钱峻峰不知道苏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道:“他们跟我非亲非故的,没有义务!”

    “那我就有义务非得给你的儿子一颗肾是吗?”

    “我们是父女,我们有这么深的羁绊,我有难处,你帮我,实在……应该!”

    好一个理所当然。

    苏暖点头,冷冷地笑了笑,朝着茶几跟前走了两步!

    隔着茶几,苏暖冷笑着望着钱峻峰,缓缓伸出了手、

    钱峻峰防备性地后退了两步,苏暖更是冷嗤,“放心,你不是我的父亲吗?我能把你怎么样呢?”

    听到苏暖终于承认他是她的父亲,钱峻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僵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你能明白就好,父女之间没有永远的仇恨的……”

    “有啊。”苏暖平静地说着,钱峻峰刚刚扬起的笑脸又渐渐僵住。

    苏暖却又说道:“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仇恨已经延续十年了,足够了!十年一个永远,如何把这累积了十年的仇恨一笔勾销,你知道办法吗?”

    钱峻峰完全不知道苏暖在说什么,只是单纯地摇摇头。

    苏暖点头,“没关系,我有。”

    她的声音依旧很平静,盯着钱峻峰,脸上的笑容让钱峻峰心里一阵阵发毛,想要逃走的谷欠望太深。

    可是苏暖仍旧紧盯着他不放,声音依旧平淡到没有一丝波澜,她收回手指向自己,望着钱峻峰开口:

    “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哪里不可断开呢?”她说着手指指着自己的心口,说,“是给了我这颗活蹦乱跳的心?还是这把骨头?还是我身上的血和肉?”

    “……”钱峻峰有些抵触地望着她,面对苏暖瘆人的表情和话语,久久给不出答案、

    “还是说所有?”

    钱峻峰彻底被这样的苏暖吓到,有些紧张的开口:“暖暖你要做什么?”

    “我要跟你彻底断绝关系啊!你不是说我们的血缘关系断绝不了吗?我还给你怎么样?!”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