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让你体面一些

    没有给龙庭缓冲的机会,更没打算给他面子,龙枭的推门而入,彻底打破了龙庭最后的算计。

    反观龙枭,雕刻般的五官没有半点温度,甚至冷笑都吝于施舍。

    粱仲勋赔笑,客气的伸手邀约,“大少爷,请坐。”

    龙枭撘眼瞅了下椅子,“大少爷这个称呼,梁助理可以换换了。”

    粱仲勋不尴不尬的的手悬在半空,“是董事长。”

    龙庭的脸已经黑的不能看。

    “老梁,你先出去。”

    龙庭回到自己的座椅,没有正眼看龙枭。

    “是”

    片刻后,书房只有两个四目相对的男人,表面上两人都不显山不露水,内心里的波涛和怒浪却掀开了无数层。

    龙枭漫不经心的看他身后的画作,犹记得郑秀雅跟他说过的线索,于是深眸里多了些思量。

    龙庭竟然真是克雷斯的人,呵!

    “说吧,找我什么事?”

    短暂的僵持之后,龙庭打破了沉默。

    终究,是没有抗得过龙枭。

    龙枭悠悠然的叠起来修长的右腿,双手交叉搁在膝盖上,整个人都慵懒惬意。

    “父子一场,你下手够狠的,连我的命都想要。”

    单刀直入,不拖泥带水。

    龙庭佯装茫然,“哦?这话我不懂。”

    “你不懂没关系,我会让你看的清清楚楚,但你想明白,是现在跟我讲明,还是咱们撕破脸见真章?”

    若真要带上来证人,到时候龙庭的吃相会很难看。

    龙庭知道他手上有证人,但

    “什么真章?我和你之间现在只有一场子虚乌有的官司,其他的,我不知道。”那无辜的眼神和表情,是如此到位,恰如其分的解释了何为老奸巨猾。

    只是,今日的龙枭早已不吃这一套。

    “既然你不想配合,我只好让人进来了。”

    嘎吱!

    龙庭手中的塑料文件封面被他捏的扭曲变形,“什么人?”

    龙枭漠笑,冲门外冷冷道,“抬进来。”

    两个躺在担架上的人已经痛的脱了相,双腿打了厚厚的绷带,脸上挂了重彩,只剩下眼睛和嘴巴比较灵活。

    看到他们,龙庭的脸变了变,“你什么意思?”

    龙枭放下腿,推开椅子走过去,“我什么意思不重要,听他们说更精彩。”

    左边的男人看到龙庭,眼神闪躲了一下,这是他金主要帮的人,换言之也是他们的主人。

    龙枭附身蹲在地上,低头看其中一人,修长干净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脸上的伤口,后者痛的一个激灵。

    “说吧,知道什么,看到了什么,跟他说一遍。”

    男人咕嘟咕嘟的吞口水,“我”

    龙枭微微一笑,盛世容颜却有修罗死神的威慑力。

    “我我说。”

    男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进行了陈述,龙庭与克雷斯之间见不得光的勾当也被他呈现在阳光下,一番话像滚烫的油泼到了龙庭的身上,辛辣刺痛体无完肤。

    “怎么样?精彩吗?”

    龙枭回头对上龙庭的暗芒,琉璃的阳光流转在他的眼睛里,倒影出龙庭的狼狈之态。

    “呵呵!龙枭,你请来的演员,真不专业,编造一个如此离奇的故事要干什么?”龙庭的精光不过一闪而已,老谋深算的城府并非不堪一击。

    似乎预料到了这些,龙枭不疾不徐、不骄不躁的道,“语言没有说服力,那么咱们看个别的。”

    龙庭额头的青筋突然一跳!

    龙枭对季东明点了点头,后者会意,提了台笔记本电脑走到龙庭的办公桌对面,打开上盖,电脑是开着的没有密码,屏幕上是被暂停了的音频。

    季东明按了一下空格键,声音顷刻而出。

    龙庭:“我不关心过程,只要结果”

    克雷斯:“下手够狠的”

    龙庭:“我和他只能活一个,他不死,死的就是我。”

    克雷斯:“可是,我有点舍不得啊,你要知道,他也是我很爱惜的人哦。”

    龙庭:“要他,还是要你在中国的生意和地盘,你自己决定。”

    听到这里,龙庭手背上的青筋已经彻底的爆起来,艰涩的吞下了几口冷气。

    而龙枭的神更为淡然快意,龙庭的表情,很值得欣赏。

    克雷斯:“这个啊我考虑考虑,唔其实龙枭也很不错的,要是跟他合作,我在中国的圈子会更大啊,毕竟他现在是b的总裁,而你没有机会了。”

    龙庭:“b只是摆在明面上的壳子,你应该不需要我说的更明白。”

    克雷斯:“唔好为难啊,我还是下不了手啊,龙枭和他父亲一样,是我想争取的人,怎么办呢?”

    龙庭:“三成。”

    沉默。

    音频和书房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沉默中,龙枭的脸比窗外零下七度的气温还要低,滴水成冰!

    龙庭的呼吸瞬间急促,眯着的眼睛蓄满了恨意和杀机!

    终于

    克雷斯的笑声响亮邪魅,“很让人心动的筹码,好,我帮你杀了他。”

    “够了!”

    龙庭盛怒,抓起电脑慌不择路的愤然摔向地板!

    嘭!

    咔嚓!

    电脑受力过猛,上盖和底座生生被摔裂成了两个,高清屏幕裂了两道丑陋的纹路,有键盘的那一半也裂了。

    他砸的方向就在龙枭的方位,龙枭身形一闪,避开了攻击。

    季东明:“”

    不是病的快死了吗?力气这么大?

    “龙庭,这份证据如果拿给法院,你猜什么结果?”

    龙枭无名指上的戒指被他转了一圈,继而道,“你联合黑帮老大在中国开拓市场,还以利益诱惑他替你杀人,人证物证俱在,你觉得法院会怎么裁决?哦”

    他拉长了低醇悦耳的尾音,“此外,音频和证人的供词若是公布到网上”

    “龙枭!!”

    龙庭一巴掌拍的桌子上文件和摆件颤动,抽搐的面部肌肉上下颠簸。

    但他喊完,便没有了下文。

    能说什么?

    他已为鱼肉,龙枭乃刀俎。

    砧板在此,还不得任由他宰割么?

    季东明在一旁看着,忍了忍笑,呵呵呵呵,爽!

    龙枭不动痕迹,“我给你指一条路,主动自首,坦诚当年的一切,至于你的名声念在你是小泽生父的份儿上,我可以让你体面一点。”

    龙庭无力的跌落于座椅,瘫了般有气无力的嗫嚅双唇,“你够狠。”

    “过奖了,我不过是受你所教,耳濡目染,一日为父,终生为师,这一点上,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

    那透亮却琅黑的眼眸,那好听却致命的声音,那淡然却果决的气度

    早已出于蓝而胜于蓝。

    龙庭此番才明白,今日的龙枭远远超越当年的慕绍恩。

    兜兜转转,纠纠缠缠,终究终究他还是败了。

    门外。

    龙泽噙满眼泪的双目缓缓的闭上,两滴滚烫的泪砸到手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