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0章 千金女佣VS财阀三世3

    舒安歌艰难的维持着面上笑容,心中小人已经开始对司云霆拳打脚踢。长得帅了不起啊,顶多揍他不打脸而已。

    司云霆用一次性纸巾擦了手和唇之后离开,舒安歌任劳任怨的收拾起餐桌。

    收拾完之后,她靠在厨房柜台上吃饭,虽然没司云霆那么丰盛,但口感还不错。

    美食让人心情变好,舒安歌看着窗外摇曳的翠绿色树枝和颜色娇艳的花朵,脚尖在地板上惬意的轻轻点着。

    叮铃铃,厨房中的电铃忽然响起。

    舒安歌手里拿着筷子楞了下,猛然想起,阮管家给的册子上交待过,这是司云霆找她的信号。

    当时看到这一句时,舒安歌还吐槽过,难道她是狗没有自己的名字,传讯还要按铃么?

    抱怨归抱怨,她还是老老实实的放下碗筷,一阵旋风似的冲到了楼上去。

    本该在卧室休息的司云霆,面色阴沉的站在走廊上。

    舒安歌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守住脚,笑容满面的问道:“云少,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房间没有打扫干净,地板、屋子、柜台、台灯——所有地方统统都没打扫干净。”

    司云霆面无表情说话的样子,十分吓人,舒安歌缓了缓呼吸,努力用温柔的语气解释道:“云少,我拖地拖了三遍,各个地方都用干湿抹布配上无刺激性味道的消毒液洗了五遍。”

    听了舒安歌的话,司云霆将房门打开,手从置物架上拿了一张医用试纸,随手在桌子上擦了下。

    接着司云霆转身冷漠的望着舒安歌,将手中医用试纸脏的一面朝向她。

    “这就是你所谓的干净么。”

    他的语调没有任何欺负,舒安歌忍住嚎叫的冲动,双手叠放在胸前,微微欠身道歉:“对不起云少,我会认真打扫,将房间彻底打扫干净的。”

    司云霆将医用试纸直接丢到地上,瞥了舒安歌一眼,语气刻薄的说:“作为一个佣人,如果连卫生都打扫不好,应该没有留下的必要。”

    “抱歉。”

    舒安歌不敢抬头,她怕抬头看到司云霆刻薄的脸,忍不住撸起袖子跟他打起来。

    司云霆下楼了,舒安歌捡起被他扔在地上的试纸,脸色红红绿绿快能开染色坊了。

    “拖就拖,有什么了不起的。”

    舒安歌将光如明镜的地板当做司云霆的脸,恶狠狠的用力拖着。

    她从未见过拿医用试纸检验房间是否打扫干净的人,简直吹毛求疵到令人发指。

    为了不被辞退,舒安歌呕心沥血忙了一天,终于将屋子收拾干净了。

    晚餐照例走的清淡路线,等司云霆吃完之后,舒安歌靠在橱柜上吃饭,累的上下眼皮打架,随时都能昏睡过去。

    直到手中筷子“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舒安歌使劲儿晃晃脑袋,打了个哈欠将筷子从地上捡起来,闭着眼睛在水龙头冲一下,继续拿起来使用了。

    吃完饭后,舒安歌的苦役还没结束,她要在九点钟后打扫司云霆的办公室,因为这时候他将准时结束工作。

    只在司家待了一天时间,舒安歌就认识到了一个非常深刻的道理,一个人脾气太坏的话,就算美颜盛世,也会让她有揍人的冲动。

    全部忙完之后已经凌晨十二点半了,舒安歌简单冲了个澡,擦干之后往床上一躺,胡乱拉了下被子人就睡着了。

    连睡觉,她都睡的不太安稳,梦里都在洗洗刷刷各种做家务,累得舒安歌眼冒金星,腿脚都快废掉了。

    第二天,舒安歌是在尖锐的闹钟声中醒来的,她伸手按掉闹钟,梦游似的盯着窗外看了一眼。

    新的一天的苦役要开始了,她需要五点半准时起床,洗漱干净之后给司云霆做早饭。

    这还是人过的日子么?

    舒安歌游魂似的飘到卫生间,抬头望着镜子中自己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好在原主皮肤底子好,没什么黑眼圈。

    因为司云霆不喜欢佣人化妆,所以舒安歌为了保险起见连护肤品都没涂。

    紧张忙碌的一天开始了,舒安歌今天不仅打扫了卫生,还在花园里爬上爬下的修剪花草树木。

    更气人的是,她累的腰都快断了,司云霆站在二楼阳台上冷漠的望着她,薄唇一张便是:“不准将外面的灰尘带到别墅里。”

    大太阳晒在身上,舒安歌汗如雨下,头上顶着遮阳帽,抬头望着司云霆,他俊美的面庞在阳光下蒙着一层金色的光晕,如同从天而降的——恶魔!

    “好的,云少,我不会将灰尘带入房间中的。”

    司云霆冷冷的看了舒安歌一眼后,转身回了房间。

    “难道没有人教过司云霆如何好好说话么?或者说他面瘫,根本不会笑?”

    舒安歌皱眉看着阳台方向,叹气之后,继续辛苦的修剪灌木多余的枝桠。

    又熬过了辛苦的一天,舒安歌躺在床上,感觉四肢百骸都要碎成渣渣了,她失神的盯着天花板给自己打气:“为了爸爸妈妈,撑下去!”

    做女佣的日子,漫长艰辛且令人难以忍受,唯一能安慰到舒安歌的便是,她竟然通过了司云霆严苛的试用考验。

    这让一直走学霸路线的舒安歌,对自己潜力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只要逼到绝境,她也能十项全能!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间,舒安歌已经做了近一周的女佣了,高兴的是她做家务越做越顺手,司云霆能挑出毛病的地方越来越少。

    悲剧的则是,肩负着为司云霆解决心理问题重任的舒安歌,治疗计划没取得半点儿进展,不仅没制定出合理的治疗方案,自己都快整出强迫症了。

    晴朗的周六,舒安歌正在为花儿浇水,门外忽然传来汽车鸣笛声,她转脸望去,看到一辆奢华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别墅大门前。

    保安拦下来人,给司云霆打了电话,舒安歌竖起耳朵,努力听了起来。

    “云少,二少爷来看您了。”

    二少爷?

    舒安歌偷偷用眼角余光,打量从车门里走出来的人。

    皮鞋,大长腿,高级定制西装,挺拔的腰身,修长的脖颈,高挺的鼻梁,还有冲满时尚气息的墨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