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武替娇娃征服国民男神44

    林洛这样的人,就算坠入悬崖下,也要拉人陪葬,淹没在淤泥中,也不会自我反省。

    他想方设法联系了陆子墨的经纪人,表明了前男友身份,愿作证程瑶作风不检点,靠勾搭男人上位,陆子墨不过是被他利用。

    这些爆料是因为陆子墨不愿受程瑶胁迫,她因爱生恨,自己爆给媒体的。

    一石激起千冲浪,层出不穷的爆料,明星之间的爱恨情仇全被牵扯了进来。

    什么程瑶在做武替时,嫉妒苏澜存心陷害,什么程瑶想要攀上枝头变凤凰美梦落空倒打一耙,成了全民热议的话题。

    林洛向来会演戏,他将自己之前被曝各种黑料,全推到了程瑶找到金主后,怕被他揭穿真面目,所以疯狂朝他泼脏水。

    脑残粉们的力量不容小觑,在苏澜和陆子墨粉丝的推波助澜下,舒安歌很快成了众矢之的。

    几人之所以在诬陷程瑶时,一直拿金主说事儿。是因为他们自信,以程瑶的身份顶多能攀上个暴富的土豪,未必能比上他们身后的人。

    林洛为了报仇雪恨,让程瑶永无翻身之地,恶毒的将程氏武馆的地址也泄露了出去。

    很快嗅觉灵敏的媒体蜂拥而至,为了自家爱豆激愤的粉丝们也赶了过来,程氏武馆前挤满了人。

    舒安歌将门窗全都关好,仍然阻断不了外面的咒骂声。

    在千夫所指无路可退之时,舒安歌懊悔先前的自作主张,却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掰回这一局。

    苏澜、陆子墨、林洛三人实在太无耻,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手的阴狠。

    舆论未必站在正义的一方,却一定站在手握权势的人手中。苏澜和陆子墨在娱乐圈中的经营,又岂是舒安歌能够抵挡的。

    慕家老宅中,慕瑾上网时,看到了有关程瑶的各种负面消息,连电脑都没来得及关,急切的给慕天泽打电话,求他帮忙。

    慕天泽电话中安抚了慕瑾,视线同样落在了各种诽谤程瑶的新闻上,眸中噙着冷笑。

    一群道德败坏的戏子,也敢动他的人。

    不知不觉中,慕天泽已经将舒安歌划到自己的保护圈中。他之前在看了她偷拍的视频之后,已经察觉出了她的意图。

    慕天泽纵横商场多年,旗下又有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怎么看不出舒安歌若这样做,很容易被人倒打一耙。

    只是她想法太过天真,他总不能一直跟在她后面收拾烂摊子,上次林洛之事,他已经插手一次了。

    舒安歌这么快就犯了同样的错误,让慕天泽有些不高兴。

    慕家自有一套行事办法,哪怕是受尽宠爱的慕瑾,在他犯错之后,家人也不会一味纵容,而是想办法让他明白事理,以免再犯错误。

    所以,这次慕天泽没有出手那么早,打算等舒安歌接受了教训之后再替她解决麻烦。

    但当看到有粉丝聚集在程氏武馆闹事后,慕天泽吩咐助理打了几通电话,自己也打了两个电话。

    很快,苏澜和陆子墨遭遇全面封杀的消息传了出来。

    两人拍摄好的电影上映无限延期,他们代言的广告被替换,接下尚未拍的广告和电视剧等全被退掉。

    慕天泽做事最讲究效率,前一刻还拿着酒杯,得意洋洋的庆祝自己顺利度过危机的苏澜和陆子墨,当接到各种电话后几乎傻了眼。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将两个多年经营毁于一旦,他们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苏澜和陆子墨脊背发凉,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人脉,调查到底是谁要置他们于死地。

    两人已经不敢奢望反击,只是想找幕后人后,赔礼道歉,求对方放自己一条生路。

    程氏武馆中,舒安歌心中充满懊悔,她将程瑶封存的箱子拖里出来,里面除了慕天泽的照片海报和专辑,还有一个更为精致的匣子。

    舒安歌从存钱罐中拿出一把精致的钥匙,将小匣子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了程瑶和父母的照片,以及他们留下的遗物。

    当看到照片上,程父程母慈祥的笑容时,舒安歌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那些封存已经的记忆汹涌而出。

    地板凉的刺骨,舒安歌跪在冷硬的瓷砖上,手中捧着照片,闭上了眼睛,泪水却不断的往下落。

    在失去父母之后,舒安歌一直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去了一个恨遥远的地方,不方便和她联系。

    后来在得到了系统,有机会让时光倒流,重新回到父母在世的时光时,舒安歌更是将悲伤压到心底,一心一意完成任务。

    面对任何困难,舒安歌都能坚定向前,因为她知道,只有踏破艰难险阻,才能重新见到父母。

    但现在,当在任务中遭遇一次有一次的失败时,舒安歌开始怀疑自己了。

    她真的可以么,这才第五个任务,她已经濒临失败,她真的能走到最后么。

    如果做不到,她是不是真的要永远失去双亲了。

    程瑶在父母离开后,一直很坚强,她将双亲的照片和遗物全都收了起来,努力的生存着,最大的梦想是将父亲留下的程氏武馆发扬光大。

    她很少和人提自己的身世,也鲜少拿悲惨的经历博取同情,在外人眼中,程瑶无疑是乐观的。

    但这一刻,舒安歌的心事和程瑶重叠在一起,难言的悲伤让她被绝望淹没。

    慕天泽上楼时,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一向开朗明媚的少女,跪在地板上,肩膀微微耸动的样子。

    楼上很安静,但慕天泽能感觉到她在哭,她很伤心。

    如果不是伤心,舒安歌又怎会在他上楼之后,仍未察觉到武馆中有人进入。

    慕天泽有些懊悔,他的所谓教育,对一个对天真热爱生活,坚信正义的少女来说,是不是太重了。

    冰凉的泪水,打湿了舒安歌的脸颊,她的脑海中一片混沌,直到一方柔软的手帕贴在了她的脸上。

    舒安歌睁开眼睛,慕天泽半跪在她面前,眸光中满是怜惜,轻柔的为她擦着眼角的泪水。

    他的出现,出乎了舒安歌的意料,他的温柔,让舒安歌的泪水凝在了眼眶中。

    “目标人物好感度7,当前好感度65,进步很大呦。”

    喵喵,希望这两天能尽量完结这个故事,好长啊好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