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我是怕你心疼封行朗

    第595章:我是怕你心疼封行朗

    其实小家伙之所以面容带喜,只是因为他的混蛋亲爹竟然还在浅水湾里。并没有像妈咪雪落所说的那样被人天亮就捞走了。

    渴望与自己能与亲生父亲亲近亦渴望那种无法拥有的父爱。

    只是这样的方式,对于一个孩童来说,残忍了些,也悲情了些。

    或许小家伙并没有意识到:他从被封行朗获知是亲儿子时,他就一直拥有着封行朗的父爱,没有缺失过。

    还可以追溯到更远:从封行朗知道小家伙被孕育的那一刻起,以及这五年的父子相离,混蛋亲爹的父爱,都以某种方式一直存在着!虽说小家伙感悟不到。

    “你看到你爸爸了?”

    雪落一怔,紧声追问着儿子林诺。

    小家伙微微沮丧的摇了摇头,“没有看到!通向小黑屋的门锁上了!不过老十二说:封行朗一直都在的!”

    这一晚上都没任何的动静难不成封行朗真打算在这里长住下去了?

    小黑屋环境潮湿又昏暗,想来养尊处优习惯了的封行朗,应该适应不了多长时间的。

    “诺诺,你亲爹封行朗给你义父当阶下囚,你不难过吗?”

    雪落旁敲侧击的问道。最不想看到他们父子之间有隔阂的,就是雪落了。

    “难过也难过但是也不是很难过了!谁让那个混蛋抛妻弃子的!他活该被义父关进小黑屋里!”

    小家伙话声刚落,客厅里就传来了河屯低沉而浑厚的叫喊声。

    “十五十五来陪义父吃早点了!”

    似乎河屯越来越习惯于自己的一日三餐有小十五作陪。

    “妈咪,我先去陪义父吃早点了。一会儿再陪妈咪用餐哦。”

    小家伙抱了抱妈咪雪落后,才转身呼哧跑开。

    雪落却静滞在了原地。儿子的那句活该被义父关进小黑屋,着实让她揪起心来。

    看来封行朗上回的抛弃,或多或少在儿子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一定的阴影!

    自己该怎么办呢?

    还是顺其自然吧!就像封行朗所说的那样:血浓于水的亲情,总是无法割舍的。儿子林诺总会有明白和领悟的那一天。

    雪落倾听了一会儿后,才正装出现在客厅里的。

    听河屯跟小家伙交谈的内容来看:应该是要带小家伙去申城的一处骑马场。还说要是小家伙能看得上眼,河屯就买下来之类的话。

    似乎河屯今天的心情十分的明媚。

    仇敌主动来给自己当阶下囚了,也难怪他的心情会好。

    只是这一早上,他都没提及地下室里的封行朗!

    无视着封行朗的存在?

    “邢先生,诺诺十五已经5岁了,不能再每天都出去疯玩了!这个年龄,应该是去学校学习的。”

    雪落鼓足勇气跟河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诺诺老被河屯带出门没日没夜的撒野,实在是不妥。

    “又学习?不是给十五请过家教了吗?那家教要是不行,就重新换一个!请申城最好的!”

    只要雪落一提学习的事儿,河屯就感冒。但又觉得雪落让小十五学习又似乎挺合情合理的。

    河屯托抱着怀里的小十五,习惯性的轻轻拍打着他的小p股。

    或许在河屯的心目中:小十五早已经成了他河屯的私人物品!

    “邢先生,十五需要一个健康的学习环境。他应该跟同龄的孩子坐去教室里一起学习”

    雪落苦口婆心的说道。用上了不会引起河屯反感的低姿态。

    “跟一群小p孩子在一起有什么可学习的?”

    河屯不以为然的冷嗤一声,“等十五什么高兴学习了,给他请个家教就是!就这么定了!”

    不等雪落作答什么,河屯已经抱着小十五朝别墅门外走去。身后紧跟着作陪的邢十二。

    正好,小家伙也不是很喜欢学习这种东西!

    “”

    河屯的霸道和偏执,雪落实在是无言以对。

    等河屯带着小十五和邢十二离开之后,邢八才坐在了餐桌前吃早餐。

    看样子,他是留在这别墅看守封行朗的?

    雪落在邢八的身边站了一会儿,似乎欲言又止。

    邢八也不是那种无聊到要主动找人搭讪的人。

    虽说没有回头来看,但以邢八的敏锐,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林雪落距离他后背的直线距离。

    甚至可以精确到厘米!

    “老八,我给你再做几个鲟鱼酥吧。”

    雪落殷勤的客套一声。她清楚的记得河屯每一个义子饮食上的喜好。

    “你不用无事献殷勤了!因为我已经吃饱了!”

    邢八说得真够直白的。还真不担心林雪落会脸疼。

    “有什么事儿,你就问吧。别老藏在心里,看你都快得抑郁症了!”

    这一补刀,着实让雪落有些无地自容。

    自己明明已经跟封行朗撇清关系了,怎么又心切于那个男人的死活呢?

    真够的!

    已经了,也不怕多一回!

    “老八,你觉得封行朗主动来给你义父当阶下囚会不会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啊?”

    雪落的问话,还是相当有技巧的。

    只是在邢八的面前说出时,就有种画蛇添足的意味了。

    “能有什么阴谋?苦肉计呗!再说了,封行朗是主动来浅水湾的。全程都有视频和录音。他封行朗自己找虐,义父只是配合他而已!”

    邢八淡声道。似乎并不喜欢只是单纯看守封行朗的这个差事。

    于是,他开始蛊惑林雪落。

    “要不,你进去地下室看看封行朗吧。他这一晚上没吃东西了,应该挺饿得慌的。你顺道给他送些吃的进去!”

    邢八的这番好意,听得雪落着实瘆得慌。总觉得邢八藏着掖着什么。

    “饿着封行朗,不是挺好的么?也好解你义父的心头之恨了!要是我给封行朗送东西吃,岂不是要让你为难?”

    雪落旁敲侧击的询问着河屯对封行朗的态度。

    淡淡的瞄了一眼故作镇定的女人,邢八的眼眸微微低垂了少许。

    “我是怕你心疼封行朗!不看就算了那就先饿着他吧!”

    言毕,邢八便起身离开了。似乎在给雪落人为的创造一个去见封行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