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约定

    时间一晃,过去了七日七夜。

    韩立便在这石滩上盘膝等候,期间他发现这处区域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天空中始终笼罩着那层将天幕压得极低的阴云。

    白日里天空中有三个太阳悬空,夜间更是有六个月亮呈一线排列,并且不管何时,六个月亮都呈现出圆满之状,从来不会有圆缺变化。

    但不管如何,天幕阴云始终不曾散去,他也就没有办法尝试用小瓶凝聚绿液了。

    有时候夜里,阴云深处还有阵阵闷雷般的声音响起,一阵接连一阵,搞得他以为是有什么凶兽隐匿,凝神戒备,结果却是风平浪静,什么都没发生。

    这一日清晨,地面升起了浓浓雾气,使得四周凝聚的煞气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韩立闭目调息中,忽然听到一声轻咳,缓缓睁开双眼望去,就见石穿空已经转醒了过来。

    其半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先是抬眼望了韩立一眼,而后不紧不慢地检查了一下身上的储物法器,眼中满是疑惑之色,有些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救你?还是为什么没有杀你?”韩立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石穿空闻言,重重揉了揉眉心,记忆才渐渐恢复完全,开口道:“先前刚到这里,就被一个不知道是妖兽还是什么的东西袭击了,是你救了我?”

    “应该不是妖兽,或者说不是通常意义下的妖兽,而是这片区域特有的生物。”韩立不置可否的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石穿空环顾四周,开口问道。

    “我没猜错的话,我们是被真言门遗迹中的空间涡流吞没,来到了灰界。”韩立语气平静的说道。

    此前虽然有所猜测,并从魔光口中得到了一些线索,但他并未完全肯定这里就一定是所谓的灰界。但如今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到的种种状况,结合他对灰界过往的了解,足以让他做出判断了。

    “什么?你说我们到了灰界?”石穿空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一语说罢,他连忙仔细探查起周围的状况,脸上神色一变再变,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

    “想不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到了灰界……”石穿空苦笑一声说道。

    “先前你被此地的煞气侵蚀,我用肃煞丹清除了一部分,现在看起来应该还有些余毒未清,如今你既已醒来,应该自己有办法应付吧。”韩立缓缓说道。

    “肃煞丹……你为何舍得拿出来救我?在我看来,任那怪物杀了我,或是你自己动手杀人夺宝,都似乎更加合算一些……”石穿空看向韩立,如此问道。

    “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不是普通魔族,而且与广源斋渊源颇深吧?”韩立反问道。

    “你是因为我的身份才救的我?厉道友,你看起来可不像是这种人吧?”石穿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嗤笑一声的说道。

    “不管你怎么想,你现在都欠了我一条命。等回到仙界之后,我要你最大限度地动用广源斋的资源,帮我搜寻一个人。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做到吧。”韩立目光微凝,说道。

    石穿空紧盯着韩立的双目,见其神色坦然,不似作伪,倒有些吃不准了。

    “你当真只是为了这个?”他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现在多说无用,等回到仙域你就知道了。广源斋是做生意的,相信诚信二字你比我看得重吧?”韩立挑眉望向石穿空,问道。

    “找人的事我可以答应你,甚至可以答应你日后若有难处,我还会尽力帮你一次。”石穿空这才算是相信了韩立的话语,点头说道。

    “有什么条件?”韩立眉梢微微一挑,问道。

    “没有任何条件,否则我石穿空的一条命也就太不值钱了。”石穿空嘴角一勾,露出些许笑意,开口说道。

    “你再休养几日,等伤势复原,我们就得离开这里了,先弄清我们到底是在何处,再想办法看如何才能回到仙界。”韩立说完之后,便自顾自的合上了双目。

    石穿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望了韩立一眼,仍是觉得无法看透眼前这个人,随即摇了摇头,翻手取出一枚丹药,服下之后闭目盘膝,安静调息了起来。

    如此又过了数日之后,两人寻了一个方向,共同驾驶着那艘碧玉飞车,离开了石滩,远遁而去。

    飞了数日,周围一如既往是一片单调的黑白之色,下方地形也几乎没有多少变化。

    韩立站在飞车前段,看着两旁飞逝的景物,目光闪动。

    这地方看起来虽然颜色单调,但并不真的荒凉,地面生活了不少植被,还有一些虫类和小兽,甚至还有一些小型异兽。

    这些异兽在充满煞气的环境下生存,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这一点倒和仙界生灵与天地灵气之间的关系有些相似。

    “看来这里真的是就是灰界,那可有些麻烦了。”石穿空眉头一蹙,有些担心的说道。

    “石道友此话怎讲?”韩立看了石穿空一眼,问道。

    “虽然我没有来过灰界,但也听说此界的不少势力,对于你们仙界修士和我们这些魔族都怀有敌意,一旦被人发现我们的身份,麻烦可不小。”石穿空凝重的说道。

    “对此我也略有耳闻。如此说来,还是做一些掩饰比较好。”韩立微一沉吟后,手中掐诀,脚下猛地一跺飞车。

    一股黑光从他身上涌出,很快将整个飞车都笼罩在了其中。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两手不断掐诀。

    一道道黑色光丝飞射而出,缠绕在飞车上,不时更有点点黑色符文从中飞出,融入飞车内。

    翠绿飞车颜色迅速变成了灰黑色,表面的绿色光芒也变成了道道黑光,更散发出阵阵煞气波动。

    “想不到厉道友在炼器方面也有如此造诣,须臾之间便将这艘飞车来了个大变样。”石穿空赞叹道。

    “不过是做了一点伪装罢了,这飞车改变起来容易,但你我想要改变身上的气息,就比较难了。”韩立看了石穿空一眼,说道。

    他此刻煞气缠身,尤其还有魔光在,想要伪装成灰仙还是很容易的,关键是石穿空能否做到。

    “厉道友不必担心在下,我自有办法。”石穿空淡淡一笑,说道。

    韩立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操控飞车继续前进。

    石穿空低头沉吟,片刻之后手一挥,掌心白光一闪,多出一枚拇指大小的白色珠子。

    他手中掐诀,对着白色珠子一点。

    珠子立刻散发出道道白光,珠子内浮现出一个白色漩涡,飞快转动着。

    附近空气中煞气立刻滚滚汇聚过去,珠子内的白色漩涡很快变成灰色,散发出的光芒也变成了灰芒。

    韩立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瞥了那珠子一眼,很快便移开了目光,继续专心操控飞车。

    又往前飞了小半日,下面的地形终于开始发生变化,地面变得平坦起来,上面生长着大片的一人多高的麦苗状植物,颜色是深灰色的,看起来很像一片草原。

    风吹过草原,灰色植物随风波动,仿佛海浪翻滚,颇为壮观。

    又往前飞了一段时间,韩立眉梢忽的一动,掐诀一挥,飞车立刻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朝着左前方望去,石穿空也望了过去。

    约莫千余里外,有一支长长的队伍在蜿蜒前进,最前面是十几辆大车,拉车的是一些犀牛般的巨兽。

    大车附近是一个个高大人影,足有三四千人。

    这些人影下半身是人型,脑袋却是一个蜥蜴兽头,皮肤上也布满了灰色麟甲。

    队伍最后面是一群灰色麋鹿模样的异兽,头上长着珊瑚般的鹿角,隐隐有种晶莹之感,数量足有上万头,被驱赶着缓缓前进。

    这个队伍,看起来很像那些随着草地迁徙的游牧民族。

    这些蜥蜴人明显是智慧生物,气息也颇为强大,甚至有一个已经达到了大乘的层次,体内气息也是滚滚的煞气。

    韩立二人互望一眼,眼中都露出一丝喜色。

    终于可以搞清楚这里的情况了。

    韩立翻手收起了飞车,体表灰光闪动,大片灰雾用其体内涌出,转眼间整个人气息大变,散发出滚滚煞气,双目也变成一片迷蒙的灰色。

    石穿空看到韩立顷刻之间就变了一个人,气息和那几个在真言门遗迹内出现在灰仙几乎一模一样,心中暗暗震惊。

    不过他也翻手取出那个珠子,张口吞了下去。

    顿时一道道灰气也从他体内涌出,整个人也随之大变,散发出一股森冷之感,双目也变成了灰色。

    石穿空的变化虽然没有韩立那么完美,但也模拟出了六七分。

    两人各自完成变化,正要飞射过去,一阵隆隆的巨响突然从前面传来。

    “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韩立眉梢一挑,轻笑道。

    话音未落,他身形便飞射而出,一闪消失。

    石穿空眼睛也微微一亮,随即化为一道灰光,紧随韩立身后,向前破空而走。

    蜥蜴人队伍此刻骤然大乱,动乱的缘由是七只从草原深处飞来的灰色怪鸟。

    此鸟身形超过十丈,外形如同巨型蝙蝠,没有一根羽毛,脑袋形如龙头,口中犬牙交错,闪动着阵阵寒光,下肢上面长着一对黑色利爪,足有数尺长,看起来好像一根根黑色利剑,让人望之心惊。

    几头灰色怪鸟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口中发出嘎嘎怪叫,纷纷探出双爪,朝着队伍后面的那些鹿群飞扑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