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异动

    大墟,某处宫殿内。

    宫殿面积很大,方圆足有数百丈大小,地面铺着幽绿色的地砖,四面的墙壁也是同样颜色,使得殿内充满了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

    宫殿正中央,耸立着一座四方形状的祭坛高台,三个人影正站在台上。

    这居中之人正是厄脍,六花夫人与鹰鼻男子则一左一右的侍立在旁。

    祭台附近的地面上此刻一片狼藉,被打出了不少深坑,坑内散落了不少傀儡残片,显然经历了一场激战,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厄脍没有理会周围,目光望着祭台顶端。

    祭台顶端呈现圆形,光滑平整,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星辰符文,组成了一个复杂的星辰法阵。

    星辰法阵中央,插着一根血红色的东西。

    此物大半没入祭台内,看不到具体是何处。

    耀眼的白光从星辰法阵内散发而出,形成一个白色光柱,将那血色事物牢牢守护在其中。

    “六花道友。”厄脍看了六花夫人一眼。

    六花夫人闻声答应一声,在祭台上飞快忙碌,将一枚枚星辰禁制的布阵器具安插在法阵周围,同时取出星澜笔,飞快在法阵外面刻画起来。

    足足忙碌了大半个时辰,他才停下手,赫然在祭台上的星辰法阵外,又布了一道阵法禁制。

    六花夫人口中念念有词后,屈指一点,一道白光从其指尖射出。

    祭坛外面的法阵骤然运转,嗡嗡转动,道道白光从中射出,没入祭台上的白色光柱内。

    这些白光并不强烈,但一没入白色光柱中,光柱立刻遇到了克星一般,飞快溃散,露出里面血色事物。

    “呵呵,六花道友果然名不虚传,如此轻易便破开了这星光天璇大阵。”厄脍眼见此景,满意的笑道。

    “城主过奖了,不过还请快些,这反天璇大阵是我匆忙布下,很快便会失效。”六花夫人谦逊了一句,说道。

    厄脍闻言点头,身形一动便登上了祭台,朝着那血色事物走去。

    祭台上的阵纹并未失效,被厄脍脚下一踏,立刻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散发出耀眼白光,仿佛无数光箭射向厄脍。

    只是这些白光一靠近厄脍身体,便立刻黯淡下去,归于平静,丝毫没能阻挡他的脚步。

    厄脍信步而走,几步走到那白色事物旁,伸手将其抓住,然后用力向上一拉。

    血色事物绽放出耀眼血光,缓缓向上升起。

    此刻整个祭坛立刻隆隆晃动,连带着周围的大殿也颤动不已。

    厄脍对周围情况丝毫也不理会,面色严肃,手臂之上隐现玄窍光芒,似乎拉出这血色事物,对他来说也不轻松。

    血色事物逐渐被拉出,却是一根半尺长的事物,只是上面血光太过明亮,看不清楚。

    此物最后一点被拉出后,“砰”的一声碎裂般的声音浮现,祭台上的所有白光尽数黯淡,上面的阵纹也变成了灰色。

    血色事物上的血光也尽数消散,露出本来面目,却是一根半尺长的古旧钥匙,通体血红,似乎用某种古玉制作而成。

    钥匙上面隐现一枚枚细小无比的符文,看起来并非凡物。

    “第二枚了。”厄脍看着手中钥匙,口中喃喃说道。

    “恭喜城主。”鹰鼻男子恭贺道。

    六花夫人则一脸淡然,没有说话。

    ……

    与此同时,大墟某处地下的漆黑洞窟中。

    洞窟顶部的石壁上铭刻了一道道血色纹路,纵横交错,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法阵。

    丝丝血光从法阵中散发而出,将漆黑空间照亮了些许,隐约能看到法阵下的地面上,站立了一个个人影。

    这些人影密密麻麻,一直延伸到了视野尽头,不知多少个。

    洞窟顶端的血色法阵忽的剧烈闪烁了两下,然后彻底熄灭,整个地下洞窟内彻底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不过就在此刻,地上站立的一个人影眼睛忽的一闪,亮起两点白光,低垂的脑袋缓缓抬了起来。

    仿佛是一个引子,地下洞窟内的那些人影眼睛一个接着一个明亮,转眼间整个洞窟被亮起了无数点白光,仿佛夜空中的星辰闪动不已。

    ……

    对于地下所发生的这些变故,韩立与石穿空二人自然毫不知情。

    此时的他们,仍在祭坛下的广场深处探索着。

    这座广场的面积实在太大,二人又足足探索了大半天,才终于在深处找到了一座隐秘神殿。

    神殿高不过百丈,通体以巨大的黑色条石垒砌而成,外在并无多少雕刻装饰,只是紧紧关闭着的两扇巨大石门上,才浮雕着一片陌生的夜空星图。

    “厉兄,我赌这座石殿之内,必有实力远超之前的强大傀儡,你信不信?”石穿空望向石门上的浮雕,笑着问道。

    “不跟你赌了,赌赢了没什么赚头,赌输了更是晦气,不划算……”韩立摇了摇头道。

    两人一路而来,搜寻了不少遗迹建筑,大多都是一无所获,沿途还遇到了一些傀儡,实力都不如何强大,很快就都被他们收拾了。

    韩立看着眼前好似赌性不小的石穿空,总觉得他有什么地方和之前似乎不一样了,这种细微的变化,并非是说外观或者修为气息,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原因韩立心中清楚,只是之后一路赶来,他再也没有提过,反正不管石穿空怎么想,‘暴空界符’这笔账,韩立是记在了心头。

    “走吧。”韩立抛开心中杂乱心绪,说道。

    说罢,他当先一步走上前去,单手按住一扇厚重石门,用力向后一推。

    “隆隆隆……”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摩擦之声响起,那扇石门向后退开,露出一道两人宽窄的口子,里面黑漆漆的,传来一阵陈腐的气息。

    韩立略一打量后,一手握着那柄白色弯刀,闪身走了进去。

    石穿空紧随其后,也跟了进去。

    两人方一进入其内,神殿两侧的石壁上就“腾”的一下亮起一团火苗,继而沿着墙壁上的石槽蔓延开两道火线,将整个神殿照亮了起来。

    空气中随之弥漫开一股有些甜腻的味道,似乎正是那油脂燃烧的气味。

    在火光映照下,韩立一扫整个大殿,就发现在他们两人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修建有一座不大不小的长方形水池,里面池水已经干涸,上面一横一纵架着两座白色的石拱桥。

    四周的石壁之上,雕刻着各式各样的团花图案,线条柔和却又清晰立体,当中夹杂着一些各式异兽图案,看起来十分精致华美。

    在神殿尽头处,立着七八座黑乎乎的石像,其中正对着的两个,皆是站立之姿。

    其中左侧的雕像,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魔族男子,一头短发冲天高竖,生得尖嘴猴腮,獠牙外凸,身上穿着一件漆黑魔甲,手里还拄着一根紫黑色的齐眉长棍。

    那棍子不过儿臂粗细,上面雕刻满了雷云纹路,看上去与雕像材质似乎并不一样。

    在其右侧的雕像,则是一名体态纤细的人族女子,容貌雕刻得极美,眉眼五官十分灵动,身上衣带飘飞,看起来好似正凌空御风,栩栩如生。

    其双手捧在胸前,掌心之中托着一枚与其手掌差不多大小的血红色钥匙,在火光的映照下,折射出晶石般的光芒。

    在他们二人的下首位置,还分别单膝半跪着三个执戟力士,容貌全都一模一样,坦露着肌肉隆起的上半身,看起来充满了力量感。

    韩立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沿着身前的石阶向下走去,来到了水池边缘,各自打量了一下身前干涸的水池,一先一后走上了那座通往对面的石拱桥。

    两人走到水池中央的拱桥上,忽然感觉身下大地微微一颤,心中皆是稍稍一紧,连忙左右查看了一眼,却发现并无什么异样。

    “哗啦啦……”就在这时,桥下突然有一阵不慎明显的水流声传了出来。

    韩立低头朝着那边望去时,就发现水池底部似乎有一处泉眼,当中正有汩汩水流从中溢出,很快就蔓延到了整个水池中。

    “这是……”石穿空也有些疑惑道。

    “有些古怪,我们还是先过去那边再说。”韩立皱眉说道。

    其话音刚落,那股“哗啦啦”的水流声忽然大作起来,池底泉水喷涌的速度骤然加快,很快就填满了大半座水池。

    与此同时,一股股白色雾气也从翻涌的水面上升腾了起来,将周围笼罩了进去。

    韩立心有所感,抬头朝着上方望去,就见神殿穹顶之上,正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光芒闪动,看起来似乎是一片灿烂星图。

    他眉头微微蹙起,与石穿空一起朝前迈出一步。

    这一步迈出,身前竟是陡然间物换星移,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中。

    四周传来阵阵丝竹管弦奏响的音乐声,一个个身着华丽五彩衣裙的貌美女子,或在丰腴的胸脯前正抱着双臂,或举过头顶在颈后反抱着一把白玉琵琶,一边弹奏,一边扭动着腰肢,跳着急剧异域风情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