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捅破窗纸

    吴中元最后的感觉是五内俱焚的炙热,再次恢复知觉,感觉到的是疲惫和虚弱,他就在这种疲惫和虚弱的状态下吃力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之后最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天花板上的节能灯,闻嗅到的是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气味。

    “我还活着。”吴中元如释重负,只有懦夫才会将死亡视为解脱,他不是懦夫,他不想死。

    如释重负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再次昏死过去,与在水下的昏死不同,这次昏死是在安心踏实的心境下。

    没过多久,他就被吵醒了,有人来扒他眼皮,还用灯光照他的眼睛。

    被吵醒的感觉并不好,在疲惫虚弱的状态下被吵醒的感觉更不好,吴中元不耐烦的喘了口粗气。

    “吴中元。”有人喊他的名字。

    听到呼喊,吴中元心中的厌烦减轻了少许,实际上他现在并不是非常清醒,也不知道是谁在喊他的名字,但他却知道喊他的是个女人,男人在生病受伤的时候,会发乎本能的渴望有个女人陪在身边,女人的存在令男人感觉到陪伴和照顾,潜意识里会回忆起儿时母亲对自己的关爱和保护。

    “吴中元,醒醒。”声音大了不少。

    吴中元叹了口气,这声音虽然是女人的,但太不温柔了,声音很大,带着焦急和些许强势,还有一股子烟味儿,这些都破坏了女性特有的那种慰藉和呵护,这么大煞风景的还能是谁,肯定是王欣然无疑。

    “吴中元。”王欣然又喊。

    “你抽了多少烟哪。”吴中元闭着眼睛,有气无力。

    王欣然可能非常激动,但她干了什么吴中元不知道,因为他不愿睁眼。

    他虽然不愿睁眼,大夫却在扒他眼皮,这令他感觉很不舒服,便尝试拨开对方的手,但心里有了这个想法,抬手却很是困难,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大夫可能只是在对他进行检查,但吴中元却很反感,左右歪头,尝试躲避手电筒的光亮。

    大夫可不管患者愿不愿意,他们只做应该做的事情,强行将吴中元的脑袋扶正,待其缓慢睁眼之后,竖起两根手指,“这是几?”

    “滚。”吴中元骂的有气无力。

    见他还知道骂人,大夫确定他神志没有问题,便放过了他,与一旁的护士啰里八嗦的说着什么。

    “我再睡会儿,”吴中元说道,他现在异常虚弱,说话很吃力,但说完这句,他又努力的补充了一句,“别烦我。”

    但是他的努力屁用没有,人家该打扰还打扰,大夫冲护士说道,“他卧床时间太长,尽量让他保持清醒。”

    吴中元最先想到的是对方让他保持清醒,这就说明他睡不成了,然后才想到前半句卧床时间太长,想到这半句,他恢复了些许清醒,如果只是昏睡了几天,对方不会有卧床时间太长一说,肯定是昏死了很长时间。

    想到这些,不等护士来捣鼓他,便硬撑着睁开了眼睛。

    睁眼之后看到王欣然就站在床边,满脸憔悴,情绪激动,眼圈是红的,还在捂着嘴,可能是怕自己哭出来。

    “我昏迷了多久?”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喜极而泣,没有接话。

    “半年了。”大夫在旁边接话。

    “嗯?!”吴中元非常吃惊,但他也只是非常吃惊,并没有具体的表现,他实在是太虚弱了,虚弱的说话都没有力气。

    “给他点水喝。”大夫冲护士说道。

    护士很快将一根吸水软管递到了吴中元嘴边,吴中元不是很渴,但也有些渴,便吸了一口,但也只喝了一口就不喝了,在喝水之前他潜意识里以为对方会给他喝葡萄糖,但是吸到嘴里才发现发咸,是生理盐水。

    他不喝,护士就催他喝,生理盐水的口感极差,任凭对方怎么说,吴中元就是不张嘴,被逼的急了,烦躁了,“滚。”

    见他又骂人,护士不逼他喝了。

    病房里不止一个大夫,也不止一个护士,此时这些大夫和护士都在交谈,吴中元现在对声音非常敏感,众人的交谈令他很烦躁,深深呼吸,聚集力气,冲王欣然说道,“让他们都走。”

    王欣然没有令他失望,他拼尽全力的这句话得到了很好的落实,王欣然没有劝他,很果断的将那些大夫和护士撵出了病房。

    门关上,周围安静了许多,吴中元情绪平稳了下来,歪头看向王欣然,王欣然很憔悴,非常憔悴,很明显的瘦了,穿的还是牛仔服,但不是春夏时节穿的薄款,而是冬天穿的厚款。

    “我怎么这么累?”吴中元大口呼吸。

    “你不是累,你是虚。”王欣然拖了个方凳儿坐到床边。

    “我现在说话都很吃力,脑子反应也慢,”吴中元说道,“你帮我搞点儿提神的东西,我现在这样儿没法儿跟你说话。”

    “不能说就别说了,睡吧。”王欣然柔声说道。

    “我不睡了,我说话累,你把事情的经过说给我听,”吴中元说道,“慢点儿说,说快了,我反应不过来。”

    王欣然没有立刻接话,可能是在梳理头绪,整理语言,片刻过后方才开始讲述,语速很慢,说几句就会停一停。

    他在水下晕过去之后,并没有变成僵尸,王欣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将他带出水面之后送往医院,市医院医疗设施不够先进,简单的检查和处理之后,直接转到帝都的军队医院,在这里专家对他进行了详细检查和会诊,会诊的结果是他体内的确含有rnb病毒,但病毒并没有感染他的正常细胞。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体内的免疫系统对rnb病毒进行了抵御和攻击,正常人类的免疫系统对rnb病毒是不具备抵御功能的,经过详细的检验和追溯,专家们终于找到了原因,他这种免疫能力来源于他变异的第四十八条染色体,正常人类有四十六条染色体,吴千山和吴追等人,包括那个在小巫师洞外攻击他的那个道士,染色体的数量都是四十七条,只有他是四十八条,抵御rnb病毒的就是这最后一条染色体。

    rnb病毒是尸毒的学名,尸毒是一种与狂犬病类似的病毒,狂犬病的病原体为rna,尸毒为rnb,比狂犬病毒的破坏性更大,众所周知狂犬病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而且发病之后表现出的症状与尸毒很是相似,实则这两种病毒破坏的都是脑组织和脑神经,可以影响患者的行为,令其表现出明显的攻击性。

    与狂犬病一样,rnb病毒感染的死亡率也是百分之百,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总部的专家曾经想要利用他的免疫能力来研制相关的药物,但他们的这一想法被王欣然否定了,否定的理由是没有获得他本人的同意。

    专家们也没有一味坚持,因为王欣然同意他们用她的血液来培育抵抗rnb病毒的疫苗,她也曾感染过尸毒,在发病之前服下了解毒丹药,体内也有抗体,只不过用她的血培育出的疫苗只能在发病前预防,而不能在发病后治愈。

    他也的确昏睡了半年之久,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昏迷不醒,是因为他体内的免疫系统一直在与侵入的rnb病毒进行较力,他的虚弱是由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免疫系统在抵御和攻击rnb病毒时消耗了他大量的体能,二是卧床时间太长,人体自身的机能产生了退化。

    说到这里,王欣然又补充了一句,他的背包就放在总部的保险柜里,没有任何人打开过,包括王欣然自己。

    王欣然讲述的同时一直在帮吴中元摁捏手脚,她一直在说,吴中元便没有打断她,等她说完,吴中元终于等到开口的机会,“哪好意思让你干这个。”

    “我都捏半年了,不然你的肌肉早就萎缩了。”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是真的不好意思了,说别的也不合适,只能半开玩笑的说道,“你这是对我英雄救美的报答吗?”

    “不是,这个太轻了,”王欣然笑道,“壮士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呵呵,”吴中元笑的有些不自然,他不傻,知道王欣然是在借着开玩笑的幌子说心里话,“你这哪是报答,你这分明是恩将仇报。”

    “你早就露馅了,还装。”王欣然又瞅他,可能是想到吴中元不喜欢她总是瞅他,便补偿性的凑过去亲了他一口。

    王欣然再怎么爽朗,也终究是个女人,亲完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满脸通红。

    吴中元也不好意思,但他终究是个男人,不能冷场让王欣然尴尬,只能硬着头皮缓和气氛,“我现在浑身无力,无法抗拒,你这是趁火打劫呀。”

    已经放肆了,就不怕再放肆点儿了,吴中元说完,王欣然又上去亲他,这次不是亲一口的事儿了,是亲着不放了。

    吴中元放不开,一直闭着嘴,后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怕王欣然尴尬,还是自己忍不住想要张嘴了,但是还没来得及张嘴回应,人家撤回去了。

    如此一来,尴尬的就是吴中元自己了,没话找话,“哎呀,一股子中华味儿。”

    “还装?”王欣然又瞅他,“你累不累呀?”

    “累我也得装啊,不装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吴中元以玩笑的口吻说实话,说完,唯恐王欣然接话,急忙岔开了话题,“倒点水给我喝。”

    他倒是想岔开话题,但也得人家愿意才行,王欣然并不接茬儿,“我一直以为你喜欢黑西装多一点。”

    “什么呀。”吴中元支吾,是不是细心与平时是大大咧咧还是一本正经没有直接关系,通过王欣然的这句话不难发现,王欣然早就知道他喜欢她,只是不确定他是不是只喜欢她。

    “我知道你的顾虑是什么,你不用有任何顾虑,”王欣然正色说道,“如果就这么放你走了,我会抱憾终身。”

    “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吴中元有些慌了。

    “还装是吧?真的听不懂?”王欣然把手伸进了被子。

    “哎,哎,哎,你干什么呀,别闹。”吴中元无力抗拒,只能制止。

    但制不制止是他的事,松不松手是人家的事,“真的听不懂?还听不懂?”